<span id="ahxss"></span>

    1. <th id="ahxss"></th>
      <rp id="ahxss"></rp>
      1. 官方微信
        【原創】十年對話|專訪馮笑:星恒“鋰想”
        星恒| 馮笑 文章來源自:高工鋰電網
        2020-11-05 09:27:47 閱讀:75440
        摘要在全球電動化的大浪潮之下,讓全球億萬消費者都能用到星恒的鋰電池。

        編者按

        以2010年為肇始,中國動力電池產業駛入了10年增長快車道,10年來,產業鏈經歷了萌動、躁熱、瘋狂、驟冷、回暖、洗牌、理性、豐滿……


        回望十年路,預見新征途。在新舊十年轉換之際,高工鋰電發起“中國動力電池十年回望”系列策劃,通過專題、專訪、口述等形式回望產業發展得與失,勾勒新十年產業圖景。

        本期十年對話核心要點






        ● 做產品大浪淘沙,不是猛龍不過江。

        ● 重視終端市場和用戶對于產品的需求和反饋,是刻在星恒骨血里的東西。 

        ● 如果沒有杜邦,今天身上穿的普通衣料都是穿不起的;如果沒有福特,汽車仍然是皇室才能開得起的車。星恒堅持要做的就是這個事:真正能夠做讓老百姓有幸福感的鋰電池。 

        ● 如果把中國動力電池產業發展比作馬拉松,目前是在中段20公里左右,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不能被落下,要飆著第一梯隊跑。 

        ● 面向2020年之后,星恒設立了更大的“鋰想”:用戶目標向10億邁進,市場從中國向全球進一步拓展,產品從電動兩輪到電動交通全系列,企業定位從鋰電池配套商向動力能源綜合服務商轉變。

        2003年12月,從北京帶著一臺打印機驅車1100多公里趕往蘇州的馮笑,可能做夢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竟會去做電動自行車電池。

        彼時的星恒電源,頭頂著外界看來堪稱“豪華”的光環,來自中科院物理所的技術,來自聯想控股的投資,來自國資、臺資、日資的精英團隊。

        當然,還有星辰大海的理想:成為中國電動汽車的旗手,代表中國做全球領先的鋰電池,打敗日本對手。

        2020年9月初,在星恒電源位于安徽滁州占地近千畝的工廠里,星恒電源董事長馮笑向高工鋰電回憶創業之初的場景。

        “當時肯定是奔著進軍電動汽車領域去的,如果2003年的時候,知道以后要在電動自行車領域堅持做十幾年,很有可能就沒那么大決心去從事鋰電這個行業了。”

        然而,在電動汽車領域摸索前進的同時,星恒劍走偏鋒,進入了以電動自行車為主的輕型車領域。同樣讓2003的馮笑想不到的是,17年后,靠著當時完全“沒重視”的電動自行車電池,星恒電源成長為全球輕型車鋰電池頭部企業,在海內外市場攻城拔寨,出貨量連續多年穩居全球第一。截至目前,其輕型車電池累積下線超過1600萬組,成為真正的電動輕型車鋰電池的全球之冠。

        星恒電源的版圖也在持續擴張,從創業之初位于蘇州市金山路一個四五個人的辦公室,到擁有荷蘭、印度、滁州等全球多個子公司,產線則從當初“用美工刀裁剪極片的手工線”,到如今擁有蘇州、滁州兩大生產基地,日產40萬只電芯產能的自動化產線。

        站穩輕型車電池市場之后,星恒電源重新將目光投向電動汽車電池領域,先是在2016年起挺進電動物流車電池領域,隨后進入電動網約車配套。2020年下半年,星恒電源開始配套“神車”五菱宏光MINI EV,8月份,以10345輛的配套數量位列國內動力電池裝機量第6位。

        與最早涉足時的“莽撞”所不同,星恒這次更為堅守的信條是:市場才是校檢企業技術和產品的唯一準則。按照馮笑設定的節奏,未來幾年,星恒在電動汽車領域的技術產品投入力度和市場擴張速度會越來越快。

        17年摸爬滾打,17年在電動輕型車領域的深耕與探索,讓做出好用、耐用的鋰電池刻進了星恒的骨血。

        馮笑當仁不讓地稱:自己就是最好的產品經理。第一次在人流穿梭的街頭看到有人騎著配星恒鋰電池的電動車,他激動到有流淚的沖動;也能一眼就分辨出誰騎得是鋰電車,會毫不顧忌地追上去詢問騎行感受、鋰電用得好不好。

        多年的市場歷練,切身感受到星恒鋰電帶給消費者的好處和便利后,馮笑也收獲了做好鋰電的幸福。正是這種實實在在的幸福慢慢填充了曾經“星辰大海”的理想,讓星恒的理想變的更為務實:在全球電動化的大浪潮之下,讓全球億萬消費者都能用到星恒的鋰電池。

        “如果沒有杜邦,今天身上穿的的普通衣料都是穿不起的;如果沒有福特,汽車仍然是皇室才能開得起的車。星恒堅持要做的就是這個事。”

        無論是輕型車電池,還是電動汽車電池,馮笑堅持“要做讓老百姓有幸福感的鋰電池”,這也已經成為印刻在星恒電源基因里的價值信條。

        將來全球70億人口,能不能有50億甚至60億的人接觸過星恒的電池,使用過星恒電池,而且都能對你豎大拇指說滿意,這成為星恒新十年的“星辰大海”。

        對于中國動力電池產業發展,馮笑認為,馬拉松賽已跑至中段,接下來的節奏將會非常關鍵,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不被落下。面向新十年,星恒正在做的是,充分利用二十多年對鋰電池的理解和市場應用經驗,在材料、工藝、制造、產品等各環節與其它頭部企業一起領跑全球。

        成為星恒電源董事長和總裁之前,馮笑在公司歷任過第一任銷售、第一任電子部經理、第一任產品部經理、第一任組裝廠廠長等角色。一路走來,他親歷和見證了星恒電源創業之初的激情與野心、轉型階段的糾結與陣痛、高速增長階段的堅守和選擇。

        反過來,在星恒電源的戰略選擇和謀篇布局上,也能看到馮笑個人風格的烙印,這既包括他對于產業的判斷、市場的理解、節奏的把控,同樣也包括他經營企業的理念和法則。

        近期,圍繞星恒電源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以及在中國鋰電產業波瀾起伏的發展之中企業和個人的轉變、選擇與堅守,高工鋰電與星恒電源董事長兼總裁馮笑做了深度對話。

        高工鋰電:星恒電源是國內最早一批涉足動力電池的企業,當時從企業的背景來看,可以說是“根正苗紅”的正規軍,有來自中科院的技術團隊,有來自聯想的投資,創業之初的驅動力是什么,當時是一種怎樣的局面?

        馮笑:星恒從創立之初就是奔著電動汽車去的,如果問那時候我們的理想是什么,一定是要做中國電動汽車的旗手,要做世界領先的鋰電池。

        (2003年蘇州星恒)

        再回想當時星恒的團隊,來自全球各地,把大家匯聚起來的共同理念就是超越日本品牌,要站在全世界鋰電技術的巔峰去跟日本人決戰。

        要知道在17年前,以三洋、索尼、松下為代表的日本鋰電巨頭,在規模和質量上遙遙領先,是神一樣的存在,所以,星恒從成立的那一天就下定決心,要在技術上、質量上要趕超日本企業。

        高工鋰電:從最初重點瞄準車用動力電池,到后來轉向兩輪車電池,星恒的發展其實經歷了早期國內鋰電池成長的艱難和陣痛,這里面也做了一些戰略方向的調整和轉變,回過頭,如何看待當時的變化和轉折?

        馮笑:如果從1999年北京星恒成立算起,星恒可以算20年歷史,這中間以2010年為分界點,可以分為前后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更多追求的是技術領先,第二階段則開始重視市場和企業經營。

        前十年可以說在技術領域里非常風光,做的都是高端領域,要院士有院士,要博導有博導,而且的確也做了很多出色的產品和項目,可以說天上飛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星恒都做過。

        比如米其林必比登挑戰賽(Michelin Challenge Bibendum),當時云集了全球的頂級汽車品牌。搭載星恒電源的新能源汽車多次參賽并獲獎。 做地鐵軌道交通和磁懸浮列車后備電源,我們的電池可以做到斷電情況下磁懸浮列車支撐10分鐘。還做軍品電池,各種軍用裝備上的電池。2008年,搭載星恒電源鋰電池的自行車還被作為國禮送給奧巴馬。

        (搭載星恒鋰電池的自行車被作為國禮)

        然而,技術雖然領先,也的確干了很多漂亮事,但盈利能力太弱。剛剛起步的中國電動汽車,也僅僅只是萌芽,短期內靠它賺錢根本不現實,到了2010年左右,公司處境已經很危險了,這個時候,就開始挑戰我們內心最初設定的理想了。開始思考做公司的本質是什么,我們的理想到底是什么?

        當時逐步開始意識到,對于一個企業而言,商業化運營才是第一位的,是天職,技術領先是要為商業化服務的,單純的技術研發是科研部門的事,不是企業所要做的。

        高工鋰電:在成立10年左右的時候,是星恒的內部價值觀發生劇變的時候?當時是一種怎樣的處境和心態?又是怎樣的機遇決定投入電動自行車電池領域?

        馮笑:其實這種調整對人內心的沖擊是非常大的,我們從小樹立自己的理想,有的要開飛機,有的要開火車,有的要當警察,有的要當解放軍,都是看起來很高大的職業。

        所以當時這種變化,很多人內心深處是很難接受的,這么好的一家公司,這么好的股東。做過非常激烈的思想的斗爭,甚至一度探討過是不是關門。

        當時嘗試過很多領域,后來的方向確定為向兩輪車領域發展。也成為我們接下來這10年發展的戰略重心和方向。

        事實上,在2005年左右,就已經開始涉足兩輪車,當時配合北京奧運會給863項目開發了一款電芯,我負責銷售管產品開發,得到的任務就是有這么一款電池,看著能賣到哪去?剛好尺寸和容量可以給到電動自行車用,所以就開始切入這塊市場。

        (配套星恒鋰電池的新能源汽車)

        電池作為工業品其實是冷冰冰的東西,只是一個殼子,兩個極柱,正極和負極會有電流,這很難引發人的情感因素。

        一個很重要的轉變是2010年左右,在北京街上,看見一個配星恒電池的電動自行車,那是我第一次在街上看到真正有人用我們電池,非常的激動,甚至感動的想流淚。

        我覺得這種激動和感動背后,其實是一個理想主義的變化過程,從最初的星辰大海到開始變的更為務實,能將企業自己的產品用到消費者的車上,將先進的技術商業化,讓產品質量過硬,成本做到消費者能夠接受的狀態,同時能賺到錢,這是一個企業最為基本的要求。

        也是在這個過程中,重新確立了我們的戰略方向。

        高工鋰電:戰略和心態轉變在隨后的產品策略上是否也有所體現?回歸到商業本質之后,星恒的理想變成了什么?

        馮笑:轉變的過程就是對電池的追求,從單一追求技術和性能,開始轉變為基于市場的真實需求與成本去創新技術、提升性能。

        原來是追求技術領先,比如零下55度甚至是零下70度能正常使用;后來,開始將這種追求和挑戰轉變的更平實和接地氣:是不是你返修率能足夠低,是不是你的成本能足夠低,讓老百姓用得放心,老百姓能買得起。

        此后的11年到現在,星恒在輕型車一直堅持:做好成本,做好質量,將高高在上的鋰電池做到足夠便宜,讓老百姓買得起,且能讓企業盈利能讓企業長期持續發展。

        鉛酸電池也有一些值得學習的地方,我們也在思考讓鋰電像鉛酸電池一樣,工藝做得簡單些,對環境要求再低些,產品更皮實些。

        回過頭來看我們現在的理想,曾經的“星辰大海”變得更務實更有力量和方向:就是要讓千家萬戶都能用到星恒的電池,將來全球70億人口,能不能有50億甚至60億的人接觸過星恒的電池,使用過星恒電池,而且都能對你豎大拇指說滿意,真正能夠做讓老百姓有幸福感的鋰電池。這是一個偉大的理想,也是激發我們有動力去奮斗的崇高理想。

        (星恒電源第1600萬組鋰電池下線)

        高工鋰電:從2010年到現在,星恒在電動自行車領域的確也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績,累積下線已經超過1600萬組,您認為數據背后,星恒的成長過程中重要的法寶或者企業基因是什么?

        馮笑:從開始做電動自行車電池,星恒一個非常好的基因和傳統是,我們非常重視市場和終端用戶對于產品的需求和反饋。

        早些年,我和市場部的同事一塊出去吃飯,看到飯館門口停一輛電動車,會主動上去跟車主聊,在哪里買的,用的怎么樣,為什么買?那時有一個習慣,如果是星恒的電池,我都會給人一張名片,電池有問題了找我,給你終身質保。 

        包括在歐洲開拓市場時,也同樣如此。當時有一款車的電池反饋漏水,但我們測試時在各種極端條件下都驗證過,都沒發現問題。

        最后在歐洲實地調查后才發現,這種車的使用場景一般都是度假的時候將自行車放到車頂,上高速公路,到了目的地再放下來騎。那種情況之下,碰到下雨,雨水會以80~100km/h的時速砸向電池,這和普通的淋雨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和級別。這個如果不去實地了解應用場景是不可能知道的。最后我們攻克了這個問題。

        還有一個例子,同樣一款電池,我們發現在歐洲的返修率會比國內明顯高很多,后來實地走訪調查發現,歐洲人的手指頭比中國人粗,電池把手上手塞不進去就會容易摔,這就需要重新針對歐洲市場優化電池把手的設計,這些都是需要了解用戶和使用場景的。

        電池是一個中間狀態的產品,不直接對客戶,所以星恒非常重視對于終端市場和場景的了解,可以對比下同行電池企業,有哪些是在廠里去建整車測試平臺的?有哪個電池廠老板能真正的去站在充電樁旁邊,跟消費者去聊用戶的訴求和痛點?

        而這個恰恰是星恒做產品的時候特別關注的,甚至可以說是刻在我們骨血里的東西。

        高工鋰電:提到歐洲市場,星恒是最早一批將目光投向海外的鋰電池企業,而且在歐洲取得了非常不錯的市場份額,當時基于什么樣的考慮走向海外,這個過程當中又碰到了哪些阻礙?

        馮笑:剛開始做海外市場的時候是借船出海,搭著臺灣主機廠和一些國內的OEM品牌去做,經過一個產品周期,大概兩年到三年的過程后,我們就下決心不能這么干。

        通過主機廠和OEM去做,沒法接觸到真實的終端市場信息,不可能真正做好產品,這也是星恒一貫堅持的理念,所以在2011年左右決定我們直接去做,到今天,星恒在海外幾乎沒有代理商,都是直接跟歐洲品牌合作。

        從當時的市場競爭來看,歐洲市場當時有三星、松下、LG等日韓企業,還有一些臺灣企業,后來博世加入,可以說,當時面臨的都是國際巨頭的較量,這個過程當中,松下被博世干掉,三星后來也退出,最后基本只是和博世競爭了。

        在歐洲市場,值得星恒驕傲的是,我們并不是用低價取勝,而是靠產品開發和質量,靠我們對于市場的理解和產品競爭力來獲得認可的。

        高工鋰電:在站穩兩輪車市場根基之后,2016年到2017年,星恒又開始重新涉足電動汽車領域配套,但當時沒有直接進入私人乘用車,而是選擇了物流車和網約車領域,為何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馮笑:對于星恒而言,兩輪車只是實現了我們階段性的目標,我們希望是分階段分細分市場逐步建立成體系的業務板塊,電動汽車就是必不可少的一步。因此,在2016年開始,又儲備了一些新的技術和產品,并重新打算布局電動汽車。

        當時選擇了物流車和網約車,主要的考慮是,這兩種場景下車都是作為生產工具來使用,盡管動力電池成本還比較高,但是可以通過充分發揮油電差價在全生命周期內為用戶真正省錢,用戶也是可以算的過賬的。但當時對于私家車而言,電動汽車的價格對比燃油車還比較高,性價比還不能真正和油車PK。

        高工鋰電:我們也注意到,從今年8月開始,星恒開始重新回到乘用車領域配套隊伍,給五菱宏光MINI EV配套起量,在電動汽車領域,星恒是如何設定節奏的?

        馮笑:即便到今天,如果談電動汽車,我還是覺得中國的電動汽車還沒有真正達到市場化的階段,仍然在很大程度上靠政策驅動。 

        很簡單一個道理,我們經常出去開大會,你站在臺上發言,面對幾百人甚至上千人的觀眾,你提幾個問題就可以得到答案,第一,開電動汽車的請舉手。第二,如果是因為牌照的問題把手放下。第三,買特斯拉的不算,你看看還會有多少人舉手,可能是個位數或者兩位數。

        市場化是一方面,技術也是一方面,目前的技術路線我認為也還沒有完全明確,混動式、插電式、增程式、純電動,到底哪種車會成為主流,目前還沒有清晰的結論,因此,對于配套企業而言,完全還沒有到“賭命狂奔”的時候。對星恒而言,我們會緊跟市場節奏來保持該業務的穩定增長。

        但從能源變革和交通變化的大趨勢來看,電動化一定是大勢所趨,電動汽車電池是一個萬億級的市場,也將會成為星恒接下來新的增長引擎。

        (星恒電源配套五菱宏光MINI EV)

        高工鋰電:兩年前,在接受高工鋰電采訪時,您提出中國動力電池產業的馬拉松還剛剛起步,到今年這個階段,您認為馬拉松到了哪一段?面向新十年,您認為星恒接下來的戰略重點是什么?

        馮笑:馬拉松三個關鍵時間點,第一是起跑階段,前面10公里如何設置速度,第二就是中段,這個階段不能被落下,第三是沖刺階段。

        今天對于整個中國動力電池產業來講,還沒到沖刺階段,是在中段20公里左右,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不能被落下,你得飆著第一梯隊跑,如果20公里就被落下來,后面就很難追回來了。

        接下來幾年市場節奏會越來越快。真正的挑戰,短期是在產品上,能不能開發出適應各個場景的競爭力產品?長期看是你的技術儲備。5年之后,真正拼的是下一代材料及電池核心技術。

        過去十幾年里,星恒在市場戰略層面做過一些調整,但是在對于技術和產品的追求上,始終不變初心。接下來,星恒要做的是,充分利用我們二十多年對電池的理解和市場應用經驗,在前沿材料、工藝裝備、電芯設計等各個環節和其它頭部企業一起領跑全球。

        做產品大浪淘沙,不是猛龍不過江。星恒堅持的是,永遠從最終用戶的角度出發,永遠從解決關鍵問題出發,永遠從核心材料技術開始研發。

        對于星恒而言,目前這個階段最大的挑戰,是要開拓思路,從技術、模式、管理、資本等全方面創新。不能拿我們過去十多年時間的,銷售額一個多億、銷量幾萬組的思路來迎接百億級、千萬組的到來,而是要研究并學習百億級、千億級的企業,研究行業規律,大步創新,不斷突破。

        面向2020年之后,星恒設立了更大的“鋰想”:用戶目標向10億邁進,市場從中國向全球進一步拓展,產品從電動兩輪到電動交通全系列,企業定位則從鋰電池配套商向動力能源綜合服務商轉變。

        此文章有價值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返回頂部
        亚洲色拍,国产,另类

        <span id="ahxss"></span>

          1. <th id="ahxss"></th>
            <rp id="ahxss"></rp>